【云玉】鬼麒主的任务

现代AU,云忘归X玉离经,带一点墨邃

一个沙雕OOC脑洞,重度恐同症患者鬼麒主成为儒门的教导主任……


周一早晨的例行晨会上,德风高中的全校学生站在操场上昏昏欲睡,他们的临时教导主任正对着话筒朗读一篇冗长无聊的训话稿,内容似乎是把长达十二页的校规再逐条分析阐述了一遍。

“我今天才算明白为什么奉天是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教导主任,”云忘归在连续打了五个哈欠后抱着双臂发表了看法,“因为他从不说废话。”

周围的同学纷纷点头表示赞同。

与大多数高中不同,德风高中的学生们爱戴他们的教导主任君奉天,他正直、严谨,虽然总是板着脸,但其实并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,更重要的是,他尊重学生们的想法...

【金银双秀】童养媳

半AU小甜饼,私设多,OOC,小当家是童养媳的故事


参加完儒门的先贤祭礼后,原无乡带领着一班道真南院弟子匆匆忙忙地往元宗六象赶,经过永旭山下的茶棚时,不期遇到了一个老熟人。

倦收天正一个人端坐在茶棚一角,面前放着一杯茶水,似是在闭目养神,整个人静得如同薄暮下的一尊雕像。

道真一脉有南院北院之分,两院之间隔着一座永旭山,一个在山南,一个在山北。虽然两院之间略有隔阂,双方弟子还常起争执,但倦收天这个名字在南北两院都是如雷贯耳,因此他们都不约而同放慢了脚步,毕恭毕敬中带有几分好奇。

倦收天睁开眼扫了他们一眼,没有在原无乡身上停留,又波澜不惊地阖上了双眼。

原无乡却近乎贪婪地...

这个冰恋熏是我在lof见过的最脑残的人,复制别人的文被发现了居然还好意思继续更文,转发留作纪念

なで肩🐹:

占TAG抱歉,其实不想做到这一步的,但刚才被人劈头盖脸质问了,我觉得有必要让大家看看我脾气好不好?

奇葩

風籟:

抱歉占TAG放一个笑话乐呵乐呵,因为听说最近百度私信不能用,所以我的消息没法出去

【钤光】飞花逐月

很快乐地参加了@遇君太太组织的百花朝会活动,坚持发糖路线万年不变,所以依然是江湖AU小甜饼,私设多,OOC,四王和四刺客分别在两个敌对的门派,两个掌门的故事~


飞花谷谷主陵光闭关三年,苦练师门绝学《百花杀》,功成之日出关,没想到连口热茶都没喝上,就听说了一件大事,当下惊得摔了手中茶盏,一声令下,带领全谷弟子坐船顺流而下,直奔九龙江下游的孔雀峰。

孔雀峰下坐落着江湖名门神剑宗,雾遮树掩中,陵光站在船头只看见若隐若现的飞檐翘角,见不得一个人影,又因为两派之间早就有过协议,不得踏入对方大门十丈以内,因此他命令弟子站在船上高声叫骂,指名道姓地骂,骂的正是宗主公孙钤。

“公孙公孙,...

【蹇齐】寻鲛记

玄幻AU小甜饼,主蹇齐,副钤光,西海鲛人王X昆仑山白泽,道门弟子X朱雀妖,一个关于复仇的故事。OOC,OOC!

 

昆仑山以北,是一方圆数千里的极荒之地,峰岩壁立,岚雾缭绕,其下又有涧壑沼泽,迂回绵亘,不知吞噬了多少生命,时人称之为云蔚大荒。

时值五月,本是百鸟争鸣、万花斗艳之际,这大荒地却和往日一样死气沉沉,灰蒙蒙的雾气笼罩在山谷中,把这险恶之地包裹得如同凡间地狱一般。

一白衣人在一深涧边肃然而立,长袖广摆,身姿挺拔,在雾中若隐若现,如同谪仙下凡,翩翩于世。白衣人对着面前深涧思索着什么,一双英眉紧锁着,忽然,眼中锋芒一凝,瞥向身后的茂密树丛,杀意顿现。

白衣人一抬右手信手...

【钤光】大护法

江湖AU小甜饼,《小护法》的姊妹篇,孔雀阁弟子公孙钤X魔教大护法陵光,还有一点蹇齐。OOC!OOC!OOC!


陵光肚里有一把小算盘,整天扑棱扑棱地拨着响。

身为璇玑教的大护法兼账房先生,除了要对教内每日的进账和开销了如指掌外,还要想方设法为教主开源节流,自然要精打细算。

日子久了,难免养成了凡事都要算一算的毛病。城东李大娘送自己一包瓜子,那他隔天就会回赠一个甜瓜;西街的张员外欠着自己酒馆半钱银子,那哪怕是追到天边也要追回来。总之,自己是绝不会吃亏,也绝不会占人便宜。

这么一个会算计的人,自然是不会被自家教主糊弄过去的。

陵光坐在妓院三楼的窗框里一边嚼着甘蔗一边忖道,教

【蹇齐】小护法(下)

齐之侃是在去吃晚饭的路上被人叫走的,说是教主在议事堂等他。

等到了议事堂,发现教里资历老的弟子都规规矩矩的分列两旁,蹇宾坐在前方高座上,看不出喜怒,但自他进入堂内,一双眸子就钉在他身上。

齐之侃看向位于蹇宾左侧的大护法,对方给他使了一个“大事不妙”的眼神,示意他小心说话。

齐之侃一躬身,道:“教主。”

蹇宾直接发问:“我问你,这次下山,原定的十三日返教,为何迟了三日?”

齐之侃抬眸看向陵光,每当这种时候,都是陵光在用眼神偷偷教他答话,因为只有他才知道何时该说真话,何时该说假话。

但是今天,陵光不知为何一直在做鬼脸,还站在原地扭来扭去,似乎浑身爬了蚂蚁一般。齐之侃哪里知道,蹇宾状似随...

【蹇齐】小护法(上)

江湖AU小甜饼,日常暴躁的魔教教主X天天想辞职的小护法,OOC!OOC!


中秋月圆,团圆之夜,越支山上的魔教教众也齐聚一堂,推杯换盏。

说是魔教,其实只是位于截水城的魔教分坛而已,人数已不足全教鼎盛时期的三十分之一。自六年前巫山天玑岭的璇玑教总坛被长江十二剑盟剿灭,璇玑教教众就龟缩一隅,残喘度日。也多亏截水城位于山高林密、烟瘴郁蒸的钧天边境,十二剑盟的大侠们不愿长途跋涉过来斩草除根,否则,这世上怕是早就没有什么魔教了。

现任教主治下严明,因此教众们不仅吃相斯文,席间也鲜有喧哗,几十号人七八个一桌,倒也其乐融融。

只有一人除外。

大护法陵光占据着门口一桌的一角,狂风扫落...

【蹇齐】狐狸精

主蹇齐,副钤光,江湖AU小甜饼,忠犬侍卫帮自家主人和自家主人的暗恋对象打狐狸精的故事,OOC,OOC!


“既然已将你安全送到,在下告辞。”

齐之侃站在百济药庐的大门口微微一个抱拳,转身准备离去。

被他送到家门的大掌柜急忙道:“齐义士请留步!”

齐之侃回转身来,等候着这位和善的胖老伯还有什么吩咐。他年岁尚轻,身手又好,要不是大掌柜喊得快,恐怕早就溜得不见人影了。

大掌柜道:“若不是贵庄将我从恶匪手中救下,我这条老命都要折这趟生意上了。齐义士到了我府上,怎么连门都不肯进?好歹歇息个两三日再走啊。”

齐之侃微微一笑,道:“多谢大掌柜美意,只是,三日后就是庄主生辰,我怕回去...

转发留作纪念,竟然有画手大大画了我文的场景,又是激动又是忐忑

甜知了:

陵光衣服的灵感来自刺客的官博,场景是最近被安利一篇同人文的一个段落。

“是要在树上生蛋吗?还不快下来!”

 “生就生,不下去!”


【蹇齐】山魈

蹇齐AU小甜饼,世子蹇宾X采药人齐之侃,一发完


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。

这是蹇宾坠马前的最后一个念头。

可笑的是,虽然常常以此警醒自己,没想到还是栽在了一个亲信的手里。身处波诡云谲的皇室斗争中,即使无心谋求权位,还是会招来不测之祸,稍微行差步错,便踏入了父亲政敌设好的暗杀陷阱中。

多亏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雾,自己才得以逃出包围圈。

只是,也因为这场雾,他逃亡中没能看清前方道路,一不留神,竟连人带马摔入了一条山沟,不省人事。

蹇宾是被冻醒的,早春的山林,一到夜间就寒气逼人。雾已散去,太阳已经落山,黑黢黢的山林深处传来狼嚎。

蹇宾试着起身,然而刚一动作,一阵剧痛从膝盖处袭来...

【仲孟】爱咬人的大笨猫

仲孟AU,没头没脑的小甜饼,一发完


一大清早,石头小屋的主人孟章就指着床上一只硕大无比的褐猫骂了起来。

“你看看你,天天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做,都快胖成一个球了!再这样下去,我的屋子都要装不下你了,大笨猫!”

石头小屋坐落在半山腰,掩映在丛林中,平时人迹罕至,孟章的声音传得老远,引得几只山莺黄雀纷纷落在小院的墙头,像往常一样叽叽喳喳地看热闹。

屋外的嘲笑对床上的大猫不起丝毫作用,它耳朵动了动,没有睁开高贵的眼睛,继续面朝天躺床上睡得肚皮一起一伏的。它实在是太大了,熊一样硕大的身体霸占了整张床,一条蓬松的长尾巴只好吊在床边。

孟章骂了半天仍没见对方有反应,只好无奈地开始收拾床边自己的小...

《妖界有喜》番外三:三十板

番外三   三十板

公孙钤将墨阳剑轻轻地放在桌上,走向那在床上睡得正香的人。

陵光睡觉一向不老实,自从和自己同塌而眠以来,夜夜睡在自己怀中,踢被子的毛病倒也改了不少。但一旦自己不在身边,他就原形毕露了。

那人面朝外侧卧在床上,被子大半幅拖在地上,几根雪白的脚趾在裤脚下微微缩着。

公孙钤笑了笑,将被子尽数扯到陵光身上,盖上了那几根脚趾。异样的温暖瞬间让陵光舒服得清醒过来,一睁眼看见坐在床上笑吟吟的人,立刻揉着眼睛坐了起来。

“钤钤,你回来了?”

陵光看了看窗户,天尚未亮,黎明的微光透了进来,堪堪照亮了那人温柔的眉眼。他想了想又问:“不是今晚才能到吗?怎么...

《妖界有喜》番外二:剑指兰

大地春回,万物复苏,又到了喝醋的季节。本篇主蹇齐,少许奕元、钤光


番外二   剑指兰


齐之侃在床上睁开眼时,天已大亮,两只南归的燕子在屋檐下筑巢,啼声百啭,透着迎春的喜悦。

他日前染了风寒,虽然并不严重,但也被蹇宾勒令卧床休养,不仅屋内多放了一个火盆,每日也少不了被灌几回桂枝汤。一连七日没能出门,自然也就错过了城中最热闹的花朝节。

最难受的那几日,齐之侃夜间睡不安稳,总是翻来覆去,为防扰到蹇宾,就坚持搬回了隔壁的卧房,也就是两人定情之前他住的房间。蹇宾对此虽然不高兴,但也知道恋人这种时候总是倔得像头小牛犊一般,斗了几句嘴后只好遂了他的意...

《妖界有喜》番外一:百幻蝶

番外一   百幻蝶


小甜饼一发,主钤光,少许仲孟、骁安


春到花朝碧染丛,枝梢剪彩袅东风。时值仲春十五日,正是崇央城一年一度的花朝节,风日晴和,蝶舞莺啼,不管是王公贵族还是寻常百姓,纷纷走出家门,或踏青扑蝶,或游逛花市,或拜祭花神,享受这大好春光。

到了夜间,城内热闹不减,提着花神灯的妙龄女子往来如梭,街边不仅有小贩贩卖各式花糕、果品、香囊,还有戏台子上演戏目以祝神禧,而这最热闹的地方,当属城东的百花阁。

百花阁本是一百多年前城中一位王爷建来宴饮赏玩的六层楼阁,因为阁内的梁枋彩画大都是花鸟画而被命名为百花阁,后来也就演变为祭祀花神的地点。

每年的花...

妖界有喜(主钤光,玄幻AU)

第三十一章   告白 (终章)


执明一大清早正偷偷摸摸往飞雪院的大门里塞情书时,大门猛地从里面拉开了,方夜和庚辰板着脸一起走了出来。

执明那捏着情书的手缩了回来,朝那两尊门神身后看了看,没看见慕容离的身影,不由有些失望。

庚辰抱着双臂道:“你就别在这里白费功夫了,我们族长是不会喜欢你的。”

执明多少有些心虚,但还是梗着脖子道:“哼,你又不是他,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喜欢我?”

庚辰掰着手指数道:“我们族长三岁习文五岁学武,刀枪剑戟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。你再看看你,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,除了有钱一无是处。我要是你,干脆一头撞死算了,还好意思天天写情书!...

妖界有喜(主钤光,玄幻AU)

第三十章   解药


“乾老板,你有没有生子药呀?”

乾元将手中的《针灸玉龙经》放在桌案上,探究地看向那讨好地伏在案前看着自己的陵光。这家伙一大清早就来向自己讨要生子药,脸上还挂着他能做出来的最乖的笑容,莫非……

“怎么,你底下当真如此不济吗?”

“你胡说!”陵光顿时翻脸,一巴掌拍在案上,“我好好的!”

乾元看着案上被他震翻的书册面露不悦,陵光立刻又讨好地笑了笑。

“我是问你有没有给男人的生子药。”

乾元盯了他片刻,道:“我没有,不过你要真想要,给我一万两银子,我帮你去别处找找看。”

陵光呆住了,喃喃道:“原来生子药这么值钱啊……“

乾元拿起那...

妖界有喜(主钤光,玄幻AU)

第二十九章   要挟


慕容离走出飞雪院的时候重重地叹了口气气,也不理那个眼巴巴守在大门口的家伙,抬脚便走。

“阿离,阿离,你要去哪儿啊?”执明像个球一样滚了过来。

慕容离皱着眉头道:“你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?”

执明委屈地缩着肩膀,恁样一个汉子竟羞涩地像个小娘子一般:“我怎么了?”

慕容离一指那摆在飞雪院门口遮天蔽日的红梅树,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这几日,执明变着花样送他各式珍玩,最后无一例外地被他派人退了回去,没想到今天一大早,他这飞雪院却被梅花包围了。这冬日里的红梅开得正艳,朵朵挺生,芳沁心脾,却被执明连枝折断,又捆成一箍一箍的摆在门口,引得...

妖界有喜(主钤光,玄幻AU)

第二十八章   官司


一大清早,飞燕街上的街坊四邻又被向煦台的主人吵醒了。

执明拿着一面破锣站在二楼沿街的窗口处,冲着对面飞雪院紧闭的窗口大喊:“慕容离,你给我滚出来!霸占了我的房子,还偷了我的房契,你别以为没有证据我就治不了你!告诉你,从今天起,你一天不出来,我就在这儿吵你一天!小爷我有的是闲工夫!”

他每喊完一句就敲一声锣,声音大得惊人,花街上尚在睡梦中的恩客佳人都不堪其扰地捂住了耳朵。

“这位祖宗到底是打哪儿来的啊?”

“不知道啊,只听说家财万贯,富得流油呢!”

与此同时,飞雪院二楼中的慕容离面沉如水地坐在小桌前翻看着一本闲书,对对面震耳欲聋...

妖界有喜(主钤光,玄幻AU)

第二十七章   心事


一个核桃大小的深紫色果子摆在衙厅小桌上。

陵光将果子拿到手里掂了掂,倒比他想象中略沉了些,用力摇一摇,里面还隐隐有沙沙的水声,似乎这果子里面是空心的。

“这是什么?”陵光好奇地问那坐在对面的人。

仲堃仪笑道:“能让男人生子的果子,产自聚窟洲。”

陵光惊道:“这就是太阴果?”

 “正是。”

陵光将果子更小心地捧在手里仔细端详,这果实表皮坚硬而粗糙,硬邦邦的,外表其实有些丑陋。谁能想到,这么一颗小果子,就能让男人拥有怀上子嗣的机会?

 “你说今天要送我们一份大礼,就是这个?”...

妖界有喜(主钤光,玄幻AU)

第二十六章   绝路


佐奕在机宜司任职数年,顾十安是他见过的最镇定的囚犯。

顾十安从容地任由两个守卫将他双臂缚在头顶的铁链上,主动将双脚伸进地板上的铁环中,待做完一切,他只是平静地注视着前方,似乎没把虎视眈眈的佐奕和艮墨池放在眼里。

佐奕直截了当地开始提问:“你为何要杀虞元恺?”

顾十安平静地开始叙述,似乎在讲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一般。“我们之前决斗时就结了仇,后来我成了毓骁王爷的侍卫,他又多次对我出言不逊,我早就想结果了他。事发前一天虞元恺当众打了我一巴掌,我就是在那时动了杀机,你若是不信,可以去问典客署的当值衙差。”

“陵光亲口说过,他和虞元恺在交...

妖界有喜(主钤光,玄幻AU)

第二十五章   入狱


陵光站在庚子楼下再次确认了一下信笺上的内容:今日午初,庚子楼丹桂厅,事关重大,务必到场。

今上午,一个遖宿侍从将这封信送到了府衙,说是虞元恺要单独会见陵光。这虞元恺想来已经想明白了朱雀宫那日的事是由他们一手策划,此番见面必是来兴师问罪的,只是不知为何没有直接闹上府衙而是选择私下会面。

楚珩看了信后格外忧心,问那陵光:“当日在大街上他撞见的是我,为何却要邀你见面?”

陵光道:“他只要稍加打听,就会知道咱们三个的关系,用脚趾头也能想明白我是主谋。这件事本就是咱们理亏,他也巴不得把事情闹大,自然要找我这个媒互司主事之人问罪。”

楚珩急...

妖界有喜(主钤光,玄幻AU)

第二十四章   望火楼


夜深人静之时,毓骁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他越想睡觉,白天发生的事就越往他脑袋里钻,最后终于坐起身,也不点灯,就着雪亮的月光穿了衣服,准备去院中走走。

刚走至外间,忽见窗外人影一闪,毓骁心中一惊,刺客?或是……老朋友?于是一闪身躲在了博古架后。

门外沉寂了片刻,似乎外面那人在偷听里面动静。过了一会儿,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,一个万分熟悉的身影进得屋内,反手关了门。

待适应了黑暗环境,那人轻手轻脚地摸到毓骁床边,仔细一看,床上空无一人。月光透过窗棂照在那人的银色面具上。

“萧兄!”

毓骁唤了一声从藏身处走了出来。

顾十安惊了一惊,强定...

妖界有喜(主钤光,玄幻AU)

人妖共处的大钧天国,府尹大人公孙钤X官媒大人陵光


第二十三章   面具


日近黄昏,毓骁在西郊的一处树林中静静地等待着,一边等一边将与顾十安从认识到如今的点点滴滴回想了一遍。

顾十安当然就是萧四了,他想,这两人都是顶尖高手,都一副古道热肠,更明显的是,他们从未一起出现过!昨日公孙钤告诉他萧四愿意见他时,他就一直在等,等顾十安这回会找个什么理由跟他告假。于是今早上陵光以“身子骨柔弱,需要个人陪本官上昱照山说媒”为由来找他借人时,他毫不犹豫便应了下来。他望着陵光强行搂着顾十安离开典客署,心里的酸水直往外冒,他相中的人跟别人勾肩搭背啊,真是越看那个陵大人越不...

妖界有喜(主钤光,玄幻AU)

人妖共处的大钧天国,府尹大人公孙钤X官媒大人陵光


第二十二章   情敌


顾十安倚在毓骁卧房外间的墙边大大地打了个哈欠。这位王爷今早不知怎么了,起得比往日早了些,害得他这个睡在外间小榻上的人也没得睡。

他本以为毓骁是要入宫,谁料他竟只是站在镜前穿衣打扮,各式花里胡哨的衣服换了一身又一身,看得顾十安更想打瞌睡。

“顾十安,陪我出去一趟。”

顾十安猛然清醒过来,发现毓骁已经穿戴整齐地来到他面前了。虽然从头到脚都很精致,但他看不出这跟毓骁平日里穿的有什么区别。不过,能让他如此煞费苦心瞎折腾半个时辰的地方……

顾十安皱着眉头问:“又去花街啊?”

毓骁气...

妖界有喜(主钤光,玄幻AU)

人妖共处的大钧天国,府尹大人公孙钤X官媒大人陵光


第二十一章   阴谋


陵光已经在庚子楼内坐了很久。

他两日前接到百姓举告,说是有人在庚子楼附近的望火楼从事淫媒生意,专门介绍已婚男女与人偷情,他身为官媒责无旁贷,因此今日便来这里一探虚实。

他坐在二楼一个靠窗的位置假意喝茶,从这里可以清楚地望见街角那座望火楼的大门。

等了许久,厚重的大铁门轰然敞开,一个值番的兵士走了出来,对着大街东张西望。与此同时,另一个矮小兵士和一个身着绫罗的富商模样的人走向大门。

陵光冷笑一声,放下茶杯飞快地下了二楼。

富商和矮小兵士正要随那值番的兵士一起进楼,横斜里突然...

妖界有喜(主钤光,玄幻AU)

人妖共处的大钧天国,府尹大人公孙钤X官媒大人陵光


第二十章   计策


乾元淡然地看了下那柄悬于头顶的剑,站起身来,施施然走到顾十安面前。

毓骁急忙站起来走到二人中间。乾元的父亲是个旷世高手,自己的武功有一半以上是他所授,但乾元却是半点功夫不会。

然而乾元面上没有丝毫波动,就那么直视着顾十安,不紧不慢地等待着。

果然,随着他走近,顾十安感到了一阵此前经历过的头痛,身形微微晃了晃,握着剑的手也开始颤抖。

乾元对毓骁道:“看见了吗?我说过他绝对忠心,即便他脑中想着反抗我,身体却做不了主。”

顾十安紧握住手中的剑,直指他胸口,眼中决绝:“大不了……鱼...

妖界有喜(主钤光,玄幻AU)

第十九章   决斗


“钧天人信奉火神,全国各处都有这样的火神庙,这里是最大的一座,‘朱雀仁寿宫’这个名字还是隆昭帝亲赐,因此这里法事繁盛。王爷请。”

公孙钤说着随毓骁和虞元恺一起走进朱雀宫的正殿火神殿。

他这两日主要是陪着毓骁王爷造访王都各处的名胜古迹,今日来到王都西郊的灵璧山上参观火神庙。毓骁不爱讲排场,因此三人都作了寻常装扮,混在求神告仙的百姓之中,走走停停,肆意游览。

毓骁走进火神殿一看,大殿正中央供奉着一簇新的火神石像,面如冠玉,非男非女,却也是慈眉善目,唇角噙笑。他哪里知道,这是自从陵光大闹婚祭后才新立的火神像,在那之前,火神像一概是女人装扮...

妖界有喜(主钤光,玄幻AU)

人妖共处的大钧天国,府尹大人公孙钤X官媒大人陵光


第十八章   那个人


顾十安现在很苦恼。

他是回真宝轩换衣服的时候才发现陵光的宝扇不见了的。他的第一反应是沿着昨晚走过的路线寻找,可再一想昨晚走过的地方……还真是不少,几乎大半个王都都转了一圈呢。

和那位缠人的遖宿公子折腾了一整晚,扇子落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可能,更何况路上行人纷纷,早已被人捡去也说不定。

虽说希望渺茫,但他还是去了几个有可能的地方,小河边、北城墙、炼妖塔……大半个上午过去,一无所获。绝望之际,他又忽然生出个念头,那扇子莫不是被那个虞元恺拾了去?

这就是顾十安现在一家家拜访客栈的原...

© 黑色暴雪 / Powered by LOFTER